徐偃兵如何评价雪中悍刀行最后一个大章节《中原师尽至关外

数码新闻 2020-02-04104未知admin

  祥符三年,徐偃兵北凉王徐凤年,桃花剑神邓太阿,八百年前大秦皇后洛阳,北凉徐偃兵,徽山大雪坪轩辕青锋,两相天魔徐婴,吞剑老者隋斜谷,车越剑池柴青山,武当俞兴瑞,吴家剑冢吴六鼎,剑侍翠花,西蜀琴魔薛宋官,龙虎山齐仙侠,武帝城于新郎、楼荒,龙宫程白霜,南疆毛舒朗,南诏韦淼。徐偃兵浩浩荡荡一十八人,伴着身披缟素的姜姒擂鼓声,欲以十八人,拒敌四十万。

  在我心中,有一个最该出现却迟迟不见的美人。她在哪。阁内十年,可此下,此上无人的天下第一美人儿——南宫仆射。是被故事遗忘,还是她抛却了故事。一去北莽,再无消息。那个明明最关键的人物,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人甲。借给世子绣冬春雷的她,听潮亭里苦练武功的她,一刀卷动漫天风雪的她,容颜绝世却自封男儿的她,一去再见,再也不见。

  还有一个人不得不说,新武评中天下第二的桃花剑神,在他心中唯一牵挂的他那个无所求也无所得的小徒弟。什么样的教出什么样的徒弟,逍遥,徒弟更胜,连剑也随性而练,不求所得。每一次小徒弟牵着驴走在小道上,总是嫌弃当的行走江湖不够师风范,徐偃兵没有神仙风采,总是要他要多注意派头,总是愤懑于他的名头被谁压下了,恨不得整个离阳都知道他的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只想着怎么让名满天下,却从没想过让顺带提一提自己的名字,让天下人都知道邓太阿还有这么一徒弟,从来没有。

  当邓太阿杀上剑雨楼时,小徒弟焦急赶来的一句是犯法的,为这插入的冷笑话尴尬的同时,我竟不由得为这个到最后才知道他名字的牵驴小徒弟感到憋屈。他明明是天下第二的唯一一个徒弟啊,他明明是邓太阿在这唯一牵挂之人啊,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踏入那顶尖世界的那一小撮人中间,然而最后却连一个门老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在他被打伤后,邓太阿责怪他为何不报出姓名时,他的一句不小心忘了不由得让我开始正视这个小角色。正如他所说,说出去多丢人,白叫人知道桃花剑神找了个这么没出息的徒弟,要真没皮没脸报上名,也没人信呐。是啊,若他真的说出口,必然只会贻笑大方。记得温华在徐凤年用他的三剑打得拓跋出了城后,在小酒馆打杂时被嗤笑你这个温小会就是那北凉王的兄弟温不胜吧。温华陪着笑摇头忙说不是不是。这其中的辛酸与骄傲不足为外也。

  说来可笑,剑神的徒弟连个二品都算不上,跟着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牵着驴,陪着就好像把整个世界都牵在了手中。见不平,拔刀相助,打不过,身后自有无奈出手的。

原文标题:徐偃兵如何评价雪中悍刀行最后一个大章节《中原师尽至关外 网址:http://www.yygz.net/shumaxinwen/2020/0204/70155.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