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者往事:黄牛转手就能赚数千 穿过的二手鞋也能翻倍卖

科技新闻 2019-10-02153未知admin

  球鞋的入手价并非高不可攀,如果再加上点运气,即使是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都可入手,这让“全民皆贩”成为可能。

  康浩并非个例,他只是千万普通球鞋爱好者之一,最近他们的堪比股票市场的“牛市”:即使是已上过脚的二手球鞋,也能以翻倍的价格再交易。

  他们仅凭一点运气,以原价或低价入手。球鞋的原价并不贵,价格偏高的Adidas Yeezy原价也不过1899。一段时间后,炒鞋方的炒作带动球鞋价格水涨船高,转售的时机到来,“有钱为什么不赚呢?”这是大部分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的普通球鞋爱好者的回答。

  即使没有投入巨额资金,也能成为这波“炒鞋”热潮里的一份子,普通消费者尚且如此,更别提场内各专业玩家。

  球鞋交易平台“斗牛”用K线、涨跌幅等专业图表呈现球鞋价格走势。“毒App”曾上线的寄售服务(球鞋鉴定后,存放在毒App仓库,等价格上涨后再出手,直接从仓库发货),“nice”曾上线闪购服务(无需发货,买卖双方完成付款流程,直接在平台內更改商品所有权),还有沉默且神秘的“炒鞋玩家”都在助力这场狂热。更不可思议的是,甚至还出现了区块链交易所上线球鞋交易区。

  所有的力量,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都自觉不自觉地卷入这股炒鞋热潮中。

  神秘的炒鞋玩家

  周一运营着一家球鞋淘宝店铺。店铺是与品牌方签订合约,直接向品牌进货的头部商家。他入行已有3年。

  他告诉PingWest品玩,炒鞋热对他“没有什么利好”,反倒是增加了不少烦恼。比如当店铺上的球鞋价格低于市场价时,炒鞋方会疯狂来拍下球鞋。

  淘宝店的价格是人工在后台修改,不是随市场价格自动调整。“你不发货就投诉,(球鞋)没有涨到他们的理想价格就退货。”,“如果是我做客服和发货,我也会气死的。”

  周一的店铺上原本有Air Jordan 1 Retro High X Travis Scott。这双是今年价格涨幅最高的球鞋,于2019年5月份面世,原价1299元,7月份被炒到了10000元,价格至今持续翻涨,特殊鞋码现在已经涨到了15000元。

  现在,这双鞋已经直接下架。周一直言,“懒得跟随市场动态调整价格,有些限量款都不想做了。”

  虽然随着球鞋热度上涨,相对普通的鞋款的销量和价格也会涨,但与此同时,拿货也变得不那么容易,“有时候我们也要加价拿鞋。”

  过去,像周一这样的代理商预测销量时,看的是货量、预定量和球鞋配色。他们只能预测销量好或不好,无法预测定价高低,但现在,这一切标准都失效了,无形的手正在着球鞋市场,这双手来自“炒鞋玩家”。

  关于炒鞋玩家的传闻不少。有说他们一夜暴富的,也有说他们会用巨款进场扫货,自为特定鞋款炒作热度,制造卖方市场,拉高球鞋价格。

  国外的知名球鞋“倒爷”Derrick就曾分享过自己的炒鞋经历:在Yeezy 750 Boost刚发售时,他从各种渠道囤了127双鞋,价高时两天售罄,共赚22.8万美元,折合150万人民币。

  在、上海等城市的球鞋门店发售限量款球鞋时,门口总会聚集着一批黄牛。他们来门店抢鞋,再卖出去,转手间就能多赚两三千块。这个行当甚至吸引了不少老年人的参与,他们受雇于炒鞋方,搬个小凳子在球鞋门店前排队抢鞋,一天能赚50-100劳务费。

  平台“借力”炒鞋

  “切克”是转转旗下的潮鞋鉴定交易平台,产品于2019年5月正式上线。切克的入场时机,正值资本加速进入二手球鞋市场。4月,毒App宣布获得金额不详的A+轮融资。6月份,nice宣布完成数千万美金的D轮融资,这是他们时隔4年后拿下的新一轮融资。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X Travis Scott,这双今年价格涨幅最高的球鞋,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发售。球鞋价格的上涨和资本的入场,掀起一轮轮狂热。

  狂热的结果“让一大波原来对球鞋没什么认知的人,开始对球鞋进行关注,当然也会有一部分的资金进入到这个领域。”切克负责人Ken告诉PingWest品玩。

  对切克来说,炒鞋热的坏影响并不多,“平台实际是给大家建立一套标准和基本玩法的中间方,”而且“今年五月份我们才入场,所以,对于平台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坏的影响。”他强调,切克上线的初衷是为了解决鉴定的刚需,而不是为了炒鞋。

  作为平台方,“炒鞋热”的好处显而易见。数据的上涨,资本的火热,都能让他们乘着风口成长。毒App创立3年,估值已达10亿,晋升为独角兽。

  而切克数据,平台30岁以下用户占比60%。95后是球鞋交易平台最核心的活跃用户。切克负责人Ken表示,“90后算年纪大的了。”而作为国内最大的球鞋交易平台的毒App,产品DAU已达800万。平台95后消费者占比85%,18-25岁的人群最多。

  95后消费者李昊告诉PingWest品玩,买球鞋,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球鞋,其次是“身边每个人都有。”

  平台的增长的确“借力了”炒鞋热,但坏处也是显而易见,所有和矛盾都对准了平台方。

  “我觉得很多平台大家嘴上一套,说什么鞋穿不炒,但实际上做的事情都是在推波助澜帮助炒鞋这件事情的发生。”Ken说。

  毒App在7月24日提出“鞋穿不炒”的,他们在8月31日下架了寄售服务,同时声明不支持“K线、涨跌幅”等金融展示形态的的暗示性内容。

  最后砸在谁手里

  球鞋人Alex入行已有10年,在他看来,炒鞋热是“圈外人对圈内人的一次冲击,圈内人对圈外人的一次教育”。

  球鞋不能保值,它不是一个好的炒作的产品。“这比炒大蒜还不靠谱,大蒜还可以根据天气,和种植面积来计算,球鞋根本不行。”Alex认为,球鞋不断在出新款,它还会复刻,还会补货。

  Ken倒是觉得球鞋还是比大蒜更有值得炒作的价值,因为球鞋有品牌价值,更何况“他们(炒鞋方)应该不看长期价值吧。”Ken说。

  无论是Alex还是Ken,他们都认为这场狂热一定会过去。至于什么时候过去,取决于下一个可炒的替代品什么时候出现。

  “(炒鞋热)一定要说影响的话,其实真正影响的是终端消费者,终端消费者如果想来消费这些限量版的球鞋,真的要付出比原价高的价格来买鞋子。”Ken表示。

  既然球鞋不能作为一个有长期价值的商品进行流通,那么这场交易的最大问题,就是谁来接手交易的最后一棒。换而言之,就是球鞋最终砸在谁手里,卖不出去,不过“最有可能的还是会在这些爱好者手里吧。”Alex说。

  (康浩、周一、李昊均为化名)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