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成犯,里学编程,37岁获释后年薪70教育新闻万

教育新闻 2019-12-02160未知admin

  原标题:15岁成犯,里学编程,37岁获释后年薪70万

  栗子 郭一璞 发自 凹非寺

  22年前,教育新闻他是轰动一时的少年案,了自己的弟弟,还没有成年、没有读过大学就被投入了;

  22年后,他出来成了一位硅谷程序员,和斯坦福毕业生做同事,年薪六位数,也就是至少10万美元。

  他是扎卡里·莫尔(Zachary Moore),一名犯、刑满人员、也是程序员。

  22年的生涯,莫尔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让他有了如此巨大的?

  少年学坏,铸成大错

  故事的主角莫尔,出生在80年代的雷德兰兹(Redlands),这是东边的一座小城。

  莫尔的童年并不幸福,老爸老妈都是酒鬼,每天都一副喝大了的样子,甚至孩子饿了没饭吃也不管。更严重的是,莫尔还经常会被爸妈。

  在这种下,莫尔不仅有烟瘾酒瘾,甚至还染上了吸毒的毛病,情绪暴躁,思想极端。

  于是,在15岁那年的深秋,莫尔了极端严重的。

  那天晚上,他和家吵了一架,多年以来积攒的情绪,、嫉妒、痛苦涌上心头,一个的念头在莫尔脑海中浮现。

  当晚,莫尔的弟弟在沙发上睡觉。而莫尔悄悄拿了一把刀,走近睡着的弟弟,用刀刺死了他。

  未成年人手足相残,莫尔案成了当时的社会热点,甚至连续登上了好几周的头条。

  法面无情,26年

  然而在当时的莫尔心里,他觉得自己并非主观要,而是被悲惨的人生,法庭上的律师也“甩锅”给了毒品、酗酒和家庭的。

  但法庭并不这么认为,铁面无情。莫尔的成立了,15岁的他被26年。

  被后,他先在少年犯服刑,成年前又被转移到了专门关押重刑犯的高安全等级。

  最初,莫尔和很多狱友一样,不愿意正视自己做过的事情。他也常常惹麻烦,甚至被关押到了有“牢中牢”之称的Ad-Seg。在那里,他每天有23个小时被关在里,几乎不会和其他人接触。

  但就是在最封闭的世界里,他开始认清自己的:不是他长大的他杀了弟弟,是他自己杀了弟弟。

  “很多人都在跟我差不多的下长大,但他们用其他方法应对了。所以,需要改变的是自己。教育新闻

  此后,莫尔加入了里一群试图改变自己的人们,互相支持。终于,在快到30岁的时候离开了“牢中牢”,搬到了一座不那么严苛的,叫Ironwood,安全等级是中等。

  没想到改变命运的事情就在这里发生。

  改变命运的编程项目

  在这所新,莫尔发现了一个叫做最后一英里 (the Last Mile)的非营利项目。

  这个项目是硅谷投资人Chris Redlitz和妻子创立的,原本旨在教狱中人创业,后来增加了新项目:传授一技之长,帮助人们在刑满后融入社会,防止大家自暴自弃,重操旧业。

  走出的时候,每个人只会拿到10-200美元,也不提供住房和工作。以至于十人被,就有七人在三年之内继续犯罪,因为缺乏生活来源。恶性循环已经给系统造成危机。

  那么在硅谷,还有什么技能比编程更容易找工作?

  于是,最后一英里在里搭了局域网,教编程。

  莫尔第一批报了名,并成功通过记录、思维能力等各项测试,成为了编程课的。

  要知道,莫尔是在1996年,那时候电脑、互联网其实还都不发达,他之前从来没上过网,电脑也只用过3次,学习难度可想而知。

  最后一英里提供的课程分为两期:一期是前端,二期是后端,每期6个月。

  一期开始了,每周上四次课,从早上7点到下午2点,学的是HTML和CSS等前端代码。

  第一个月只许手写代码。后来开始上机,莫尔是看着一系列教学视频 (来自谷歌、Airbnb、Slack、阿里巴巴这些巨头的技术专家) 以及真实用户流的截图来学习的。

  实际上,整个学习过程,都在模拟的互联网里进行。连莫尔后来都感叹,教育新闻没有网也能学编是难以置信。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子,逼着人靠直觉、靠创造力,一点也不简单。

  二期课程专注于后端,结合了Java和NodeJS。

  莫尔的毕设,是从零开始做的一个模拟电商网站。

  除了编程,他还顺便 (通过某种不上网的途径) 参加了一所大学的网络课程,拿到了两个副学士学位,毕业GPA 3.89。

  课程结束,莫尔发现“最后一英里”还提供其他的培训,但在另外一座,于是申请搬过去。

  竟然又如愿了。

  拥抱,也拥抱10万美元年薪

  搬去不久,他又收到了另一个好消息:有机会获得假释。

  核心原因是针对青少年犯罪的法律修改了:新法犯罪时未满18岁、但在成年之后受审的人,有权进行假释听证,并进一步确定是否有资格提前。

  于是在2018年,莫尔受惠于新法案,假释通过,而且如果假释决定在150天内没有被,他就可以真的出狱了。

  在重获前的最后一公里,莫尔再接再厉,完成了“最后一公里”项目的最后一部分课程培训,甚至在里就完成了一家有机面包厂商Dave’s Killer Bread的网站制作任务。

  终于,2018年11月12日,莫尔了。

  此时距离15岁过去22年,如今的莫尔已经是37岁的中年人,也是一个在学成的程序员。

  出狱后,他先一边在“最后一英里”做兼职工程师,一边开始往硅谷的科技公司投简历,申请实习。

  没想到6个月后,莫尔竟然真找到了实习工程师的工作。

  一家名叫Checkr的公司给了他背调技术工程师的实习职位。虽然Checkr名不见经传,但确是硅谷名副其实的独角兽,他们从事数据分类和机器学习相关业务,估值超过22亿美元。

  在独角兽公司工作的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莫尔身边,都是一群哈佛、斯坦福、UCLA、EPFL等名校毕业生的同事。

  而且这些精英同事,其实也知道莫尔的前科背景。但Checkr认为:犯过罪,不代表要在求职上判无期。如果人有动力去改变生活,过去就不会决定将来。

  于是就在3个月后,莫尔转正成为全职工程师,获得6位数年薪offer——至少10万美元起,换算民币就是70万元。

  这样的案例,是不是听听就觉得格奇?

  一个犯,关了

  不止这一家公司,硅谷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开始接受有前科的员工,包括谷歌。

  无独有偶

  今年10月,GeekWire报道了一个四年、最近成功进入谷歌的程序员。

  他叫Gareth Small,2012年因为抢劫和盗窃,那时18岁。他因为母亲工作的关系,从小就接触电脑,虽然没正式学过编程。

  在等待开庭的日子里,他便找到过一份编程工作:应聘时向雇主坦陈了经历,说应该工作不了太久,没想到会成功。出庭前他已经上班3个月了。

  法庭判了Gareth五年。作为一个爱编程的人,他惊喜地发现有个计算机实验室。那是培训电脑技能的地方,先完成一个Office项目,再学网页设计、数字艺术,以及Java编程。

  Gareth不止学完编程课,还当上实验室助理,在电脑前越待越久,最后达到了每周12-15小时。

  2016年,他被提前,联系了之前上班那家公司的一位创始人,很快找到了工作。不过他一直想去谷歌,从2018-2019年,简历投了一年才终于有回音。最终面试通过,他哭了。

  其实,谷歌接受有前科的员工,可能和公司旗下的慈善机构关。

  机构的美洲负责人Justin Steele,一直致力于解决美国大规模的问题。他说:我们相信,接受计算机教育,可以帮助出狱的人成功就业。

  这个慈善机构,还向“最后一英里”项目捐赠过3000万美元。

  而从最后一英里毕业后,成功找到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人经历14年生涯之后,在陈和扎克伯格基金会 (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 当上了产品经理,年薪六位数美元。

  有人服刑17年,却因为在里为Airbnb过写代码,获得了Fandom软件工程师职位。

  有人甚至在出狱之前,就已经拿到两Offer,恢复后的第三周便正式当上了程序员。

  引发争议

  到年薪10万美元的硅谷程序员,莫尔的故事引发了许多人的讨论。

  有人觉得,莫尔的故事非常励志,鼓舞。

  也有人觉得,这是硅谷的体现:

  硅谷有句话说,如果你失败了,爬起来,弹弹身上的土,然后再努力一次。

  但也有人觉得,牢外背景清白的人都没这样的福利,凭什么牢里的人就有这样的机会呢?

  我可没杀过人,但我要学这样的编程课得花好几千美元。

  Hacker News上也有曾经雇佣过刑满人员的老板大吐苦水。

  其中有人说,雇了刑满人员之后,他的生活变得更加了。这些刚被放出来的人没有社会生活的常识,没有银行账户,不了解税收系统,不具备很多社会生活的基本技能,甚至会偷东西、其他员工。

  还有评论者说,父母的公司雇了一些刑满人员,其中有人发了工资就去买毒品,甚至为了获得含有上瘾成分的药物,故意用机器弄伤自己的手;还有人把卖假货当成自己的私活……每年都会有一两次因为这些员工犯事而被回去的事情。

  所以,你怎么看?

  :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完—

  大咖齐聚!参会嘉宾重磅揭晓

  量子位MEET 2020 智能未来大会启幕,李开复、倪光南、景鲲、周伯文、吴明辉、曹旭东、叶杰平、唐文斌、王砚峰、黄刚、马原等AI大咖与你一起读懂人工智能。观众票即将售罄,扫名预定席位 ~

  量子位QbitAI · 头条号签约作者

  վᴗ ի 追踪AI技术和产品新动态

  喜欢就点「在看」吧 !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