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完整性——简论妹妹篇中御坂美琴的形象

动漫新闻 2019-09-03200未知admin

  超电磁炮第二季的妹妹篇是整部动画中讲述得最优秀的故事,其中御坂美琴的人物形象得到了全面完整的塑造,而且稍加品味就可以意识到,这一人物塑造的方式是指向黑格尔的理想的。可以说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妹妹篇能够如此出色,这应该归功于镰池和马的创作才能。而C社原创的的17-24话剧情则导致的御坂美琴的人设崩塌,即完全没能塑造一个理想的艺术形象。本文中将从戏剧艺术的哲学理论出发,分析妹妹篇中御坂美琴的形象。

  在美学录的一个著名段落里,黑格尔称“美是的感性外显。”而他自己随后说“就是概念与客观存在的统一。”作为艺术的戏剧,其目的自然是表达这种统一性。戏剧里的理想美是由处于行动中的角色构成的,这些角色把他们自己带入了冲突的,这些冲突最终得到了令人满意的解决。对于黑格尔来说,戏剧里的统一性是两方面的。

  首先,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行动作为一个整体必须得到整合和统一。这就是说,冲突必须要源于角色本身及其处境,而戏剧冲突的解决,无论是像《安提戈涅》或者《哈姆雷特》一样悲惨,还是像《俄瑞斯减亚》里那样和平,都必须要源于冲突本身。当行为并非直接地源自有关角色的野心或决断,而仅仅只是盲目的机遇或的外来强力的产物之时,戏剧作品就必然是失败的。当角色被呈现为他们被抛入其中那个充满、令人迷失的世界的品,而不是他们自己行动的品时,戏剧行动的统一性就了。

  显然,这个统一性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得到,因为御坂美琴的行动几乎都是出于她自己的意志,而少有被的。当然,这一规则实际上在妹妹篇的解决中被了,因为作为一个“盲目的机遇”而登场,使得整个戏剧冲突的解决与御坂美琴的关联被大幅削弱了。但是必须承认,妹妹篇戏剧冲突的解决中御坂美琴的行动与意志也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因而整个妹妹篇的审美体验并未受到多大影响。

  与行动的统一性相比更为重要的,是呈现角色统一的、全面的性格。如果艺术的意图不是要复制生活平淡无奇的日常性,那么真正的戏剧就不应该专注于普通人的怀疑、软弱和优柔寡断,而应该呈现理想化了的人物形象,这些人物形象是丰富的、统一的和完整的。他们必须对他们是谁、他们在追求什么这些问题有一种深入的、坚定地感受,他们必须感觉自己是得到了明确的的角色,有着得到了明确的目标,甚至,“即使他们对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世界没有一个完全的理解。

  妹妹篇很好地贯彻了这个统一性。首先,布束砥信在一开始就向御坂美琴坦露了这个计划的,而御坂美琴明确地认定自己应当为这件事负责,而她的目标也是极其明确的,即停下这个计划。这一切在整个故事的发展过程中从未过,即使御坂美琴对于学园都市的整个仍然知之甚少。

  对于《麦克白》,黑格尔是这么说的:我们钦佩这个人的果敢坚定,这个人与他自己的同一性,以及这个人与只源于他自己的那个意图的同一性。麦克白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确定要去做什么,然而一旦他决心行动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他偏离他打算的道。用任明标准来衡量,麦克白都是都是极不合乎伦理的;然而,对于黑格尔来说,他的伟大在于他性格的有力和坚定,在于他想象的强大力量。虽然我们在他的中得到了满足,但当我们看到伟大的东西者它自己的时候,我们也感受到了悲剧性的痛苦。

  很容易发现,麦克白的形象和御坂美琴是很类似的。一旦她决定了要停止整个计划,那么无论什么困难都无法使她的决心分毫。我们也很难承认御坂美琴的打行为是完全合理的,她的伟大也正是体现于她坚定意志的强大力量。但是同样地,在决战前夕,由于上条当麻的出现,御坂美琴的意志被了。如果完全删去上条当麻这个角色,使得御坂美琴最终以同一方通行对战而的方式结束这一故事,那么在妹妹篇在行动的统一性和性格的统一性上都能做到最好,从而带给观众以更好的悲剧审美体验。

  要实现主要角色在性格上的统一性,将其性格塑造为英雄性格是最直接的方式。在英雄时代,主体和他的全部意志、行为和成就直接联系在一起,所以他也要对他的行为的后果负完全的责任。但是我们现代人不是这样。如果我们有所行动,或是评判一种行动,我们就必须要求主体对他的行动和他完成这行动的情境要认识清楚,才能要求他对这行动负责任。但是,英雄性格就不做这种分别,而是要以他的全部个性对他的全部行动负责。举例来说,俄狄浦斯杀父娶母时,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实际是一无所知的。但是知道了之后,他完全承认了这,把自己当作一个杀父娶母者来惩罚,尽管这件只是出于他的,而不是他的意志。

  英雄性格的另一个特点是,没有什么法律的约束可以取消他按照自己个性行动的。阿迦门农只是名义上的统帅,当阿喀琉斯对他不满时,他就出来单干。圆桌骑士和查理曼大帝身边的英雄都被塑造成这样的形象—他们仅仅是出于自己的意志依附于他们的君主,但君主的对他们实际上没有任何约束力。

  魔禁世界里的大部分角色似乎都具有这样的英雄性格,御坂美琴是一个典型。显然,贡献出自己的呆毛将造成怎样的后果她一无所知,但是当她了解了整个妹妹计划之后,她便固执地要自己一个人为整个事件负责。这样一种英雄性格反映出的统一性是:客观行动既然是由她做出来的,就始终是属于她的;她也愿意把她做的事看成是完全由她做得,对它的后果负有完全的责任。另一方面,御坂美琴也完全是由于自己的意志才成为一个,不惹是生非的超能力者。作为整个学园都市的第三名,她实际上不受任何规则的约束。因此,当她确立一个目标之后,她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意志对特定的科研设施进行打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这样一种无约束的特质同样能构成角色行动的统一性,因为她的行动是不用顾及任何外部的,而仅仅是出于自己的意志。

  实际上,17-24话水平下降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御坂美琴的英雄性格在这几话里面被抛弃了,反而是布束砥信的英雄性格保留了下来。另外,妹妹篇的最后,御坂美琴的英雄性格被移植到和一方通行身上了,而她自身的统一性却遭到了。但是瑕不掩瑜,为了御坂美琴能够活过妹妹事件,这样的安排也并无不可。

  黑格尔说:伟大和只有借矛盾对立的伟大和才能衡量出来,心灵从这对矛盾中挣扎出来,才使自己回到统一;的互相冲突愈众多,愈艰巨,矛盾的力愈大而心灵仍能自己的性格,也就愈显出主体性的身后和坚强。只有在这种发展中,和理想的威力才能够保持住,因为才否定中能保持住它自己,才足以见出威力。因而,一个角色的力量和伟大是由以下这一点衡量的:他的诸多性格有着多大程度的矛盾和,而它们又在多大程度上被熔铸成了一个连贯的统一体。实际上无需多言,任何人都能够很容易地理解到,镰池和马在妹妹篇中塑造的御坂美琴,正是这样的一个形象。

  实际上,19、20世纪的艺术已经完全了人的统一性这一自古希腊至启蒙时代一直以来被坚守的标准。在现代艺术中,人的统一性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可疑的,这一点在瓦格纳的歌剧和卡夫卡的小说中都得到了典型的表现。与现代艺术的离经叛道不同,大部分ACGN作品,不论水平如何,基本都了人的统一性这一,而这也获得了无数审美主体的认可。主角从来不是割裂的、在两种价值之间摇摆不定的,而一直拥有统一的、有明确意志的性格。可以说,这正代表着传统美学理论的真正胜利。

  注:本文中对于黑格尔艺术哲学理论的阐述基本全部引自Stephen Houlgate的《黑格尔导论》和黑格尔的《美学录》。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