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陈天桥独家回应马斯克“超级缝纫机”:关注人体实验

财经新闻 2019-12-02174未知admin

  (原标题:陈天桥独家回应马斯克“超级缝纫机”: 关注人体实验)

  “钢铁侠”马斯克的神经网络公司Neuralink当地时间周二晚间发布了其最新的研究,并表示已经准备好在瘫痪患者颅内进行电极植入的外科手术,使其能用来控制电脑。

  这一最大的亮点在于使用了一种新型的“缝纫机式”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用激光无痛钻孔的方式将微丝电极植入人脑。目前Neuralink已经在老鼠身上进行实验,但研究人员认为,只有在大型动物身上实验后才能证明成功,这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控制机械臂已经实现

  根据马斯克的说法,Neuralink将寻求最早在明年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开始对人类进行临床试验。

  对此,近年来同样致力于脑科学前沿技术探索和资助的华人企业家陈天桥向第一财经记者独家回应道:“马斯克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关注大脑研究的前沿领域无疑是件好事。但目前Neuralink还只在老鼠身上做了实验,财经新闻我期待看到明年Neuralink在人体实验时是如何平衡脑机接术用于治病救人和大众商业服务的关系,非常希望能够看到在这方面有性的突破。”

  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脑机接术的主要挑战有两个,一是脑机接术方案是否是侵入性的,比如Neuralink选择的就是侵入性的技术方案;二是收集到的大脑信息是否足够清晰和准确。“这两个挑战是难以同时满足的,因为头盖骨的原因。”陈天桥说道,“如何平衡取决于脑机接口服务用户的最终目的。”

  他表示,如果是为了治病救人,打开头盖骨,放入电极,在这一领域早已有很多激动的发现,比如理工学院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Chen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已经实现了让瘫痪病人用精确控制机械臂,甚至模拟触觉。但是如果是希望对普通大众进行商用服务,那么情况则全然不同,哪怕是最少的侵入,对于和个人而言也是很难接受的。

  陈天桥还说道,目前Chen Institute的脑机接术主要专注于对病人,尤其是瘫痪病人的治疗,这和Neuralink侧重点有所不同。另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Neuralink的一位首席科学家曾是Chen Insistiute脑机接口中心主任Richard Anderson院士的学生。

  Neuralink的项目总监Shivon Zilis在周二的发布会上称,马斯克一直积极努力地致力于解决Neuralink面临的工程挑战。Neuralink主管们承认,他们在开始提供商业服务之前还有很长的要走,但他们已经准备好将其工作开诚布公地进行讨论。

  上海科技大学神经科学研究员胡霁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脑机接口的技术的确已经步入成熟,后面有些工程问题需要解决,但是成功的希望很大,国内也有一些团队做得很好。财经新闻

  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

  其中成绩最为突出的是大学医学院洪波教授的研究项目。目前,洪波教授团队已经与301医院和大学医学院合作,利用一个癫痫病人在做神经监护的状态下得到的大脑信号,接上脑机接口的系统,就能实现准确打字。洪波教授表示,这个病人目前打字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只有一个电极,临床的只有一个电极,相信不久的将来速度会越来越快,而且接口会变得越来越简单。

  “马斯克的团队做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计划展示,包括微丝电极、植入缝纫机和处理芯片等等,但其中只有植入缝纫机比较有新意,其他事情都是我们领域已经在做的。”洪波教授说道。

  在针对Neuralink所选择的侵入式脑机接口的方案回应时,洪波表示:“这和我们现在做的脑机接口方案所见略同,只是我们考虑到临床的可行性,把电极放在颅骨里,并不直接接触神经细胞。”

  按洪波教授所说的,他的脑机接口方案是介于侵入式和非侵入式之间的,因为不会接触并神经细胞。而Neuralink的研究人员Philip Sabes表示,他们会将直径只有头发丝四分之一大小的线植入患者脑部,并让这些极细又富弹性的线随着脑部的组织一起移动,从而将其对脑细胞的程度降到最低。

  尽管Neuralink表示植入的过程会采用无痛激光钻孔的方法,就如同激光矫正视力那么简单,不过洪波教授认为,把电极植入大脑皮层,对于神经细胞肯定是会有的。而他的团队所思考的新方案,是将电极植入介于头皮表层和大脑皮层中间、位于颅骨下方的一层薄膜处。他认为把电极放在这个部位既能稳定记录信号,又可以高分辨率解析大脑的活动情况。

  Neuralink在美国和全球都不乏竞争对手。早在2014年巴西足球世界杯时,杜克大学神经工程中心主任Miguel Nicolelis教授就演示了一个下肢完全瘫痪的年轻人,用脑电波指挥“机械骨骼”为世界杯开球的案例。财经新闻“Nicolelis也在试图把这个技术应用到临床当中去,当然这会更复杂。”洪波教授表示。

  Nicolelis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马斯克的Neuralink项目做出回应。他告诉记者:“他们的计划距离实际的发现或者产品还非常遥远,也没有远见和清晰的临床应用的规划,不会对这个领域形成改变或者一个新的方向,只是一些小,的成分更多。”洪波教授也表示赞同,他认为,Neuralink的发布会主要是为了吸引人才,不具有重大的创新。

  最近,最先进的动物研究数据来自比利时公司Imec和它的Neuropixels技术,该技术的设备能够同时从数千个的脑细胞中收集数据。

  而在过去十年,美国资助了基础脑科学的研究,并开发了可以对假肢装置进行大脑控制的机器人控制系统。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资助的研究人员已经能够创建界面,允许四肢瘫痪者机器人手臂来执行手动任务,比如饮酒。研究人员甚至还开发了使用光而不是嵌入式电极来捕获数据的方法。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