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铿:必须实行结构性减税 没有区别就没有政策,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2019-12-02124未知admin

  全国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2013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举行,全国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在论坛上表示,我们税收政策往往是一刀切,一个什么税种出来以后,你也是百分之多少,他也是百分之多少,这常不合理的。而且在地区上来讲,同样一个行业在某一个地方可能是有效益的,成本是相对过得去的,在另外一个地方,你按照这个税收来收就不行。没有区别就没有政策,所以必须实行结构性减税。

  以下为贺铿发言实录:

  我赞成高先生的意见,结构性减税是应该的。刚才华生先生的已经说了,我们的税收界上占P的比例并不高,20%多,所以没有整体减税的必要性。现在结构性减税,我认为常真实的,因为我们实行所谓积极财政政策很长时间,从1998年开始一直到现在,积极到现在。就使得我们收入分配结构发生了很大的扭曲,特别是世界金融危机之后,近一两年来,我们许多企业非常困难,中小企业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不进行减税,这些企业怎么活呢?怎么把这些企业救起来呢?如果这些企业救不起来,我们财政会更加困难,我们整个失业情况会更加突出。所以,必须用税制这个办法把一些企业救起来,这是当前减税的必要性。

  那么,为什么又是结构性呢?因为有些企业税收并不高,它的利润特别是央企垄断利润很高,你对它减什么税呢?它应该不是减税的对象。有一部分企业确实能吸收许多的劳动力去就业,它的利润空间又很小,它的产品应该说在市场上是有去向的,就是生产不起了,因此这些的企业必须减税。我们税收政策往往是一刀切,一个什么税种出来以后,你也是百分之多少,他也是百分之多少,这常不合理的。而且在地区上来讲,同样一个行业在某一个地方可能是有效益的,成本是相对过得去的,在另外一个地方,你按照这个税收来收就不行。没有区别就没有政策,所以必须实行结构性减税。

  我还是先说说跟没有关系的。我们的财税体制,我觉得财税体制也好,财经新闻整个也好,南巡讲话之后,真正的没有突破,为什么没有突破呢?主要是在理论上没有突破,理论不突破,不可能深入,我一直是这样的观点。必须在理论上有所突破。这个理论我看过去的都与所有制“什么是社会主义”有关,所以才有是“姓资姓社不争论”,所以才有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所以才有纯粹的国有制和民营经济分立天下。现在在这些问题上不打破是不行的。我们这20年来,以小平在深圳的讲话“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定义,就是所有制的问题不考虑,分配制度要达到共同富裕。我们是在所有制这个问题上停步不前,没有变化,分配制度是离社会主义越来越远,差距越来越大,这个恐怕是这20年来我们应该回顾一下的,怎么启动新一轮体制。财税也是这样的,必须去掉一些旧的观念才能。

  说到,的我不好说,毕竟我现在还在。但是,这些年来在财税体制和预算方面做了一些什么?我可以说说,因为社会上对一些情况不大了解。我觉得我们做的还是对的,首先是抓预算,预算里面是抓两个问题,一个是预算约束,一个是财政转移支付,我们认为财税体制,从税收来讲,财政收入主要是税收,税收应该是调节差异,支出应该是促进社会公平。所以,财税本身就是要社会公平。再就是做力所能及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其他企业的发展,不应该在这里花更多的钱去搞企业的问题,企业是企业家的问题。我们预算约束,我在这里快10年了,虽然有所进步,但是跟人家国家的那种约束差的很远,我们周教授知道,我2000年在中央党校学习,同志做了一个报告,财经新闻他说的一个例子我印象太深,我在讲了多次,因为他是纪委,跑到南美去访问,这个国家以为他是监察部的部长而已,监察部座谈一下就算了,后来一听是局常委,不能这样怠慢了,想请他吃一顿饭,结果没有办法,他们没有预算。国家监察部的请一顿饭的预算都没有。我们恐怕是乡的算两餐、三餐都没有问题。你看这个预算的约束是鲜明的对比,我们预算约束虽然有,也审了,但是太不严。

  第二是转移支付,转移支付应该是根据各个地区促进这个地区均衡发展,所以我们一直主张必须是以一般性转移支付为主,按照一个系数,青海多少、新疆多少、哪里多少,一直转移下去,而且进入到地方的预算,地方可以监督,我们现在是一般性转移支付,改了这么多年,大概刚刚到50%,还有50%是专项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就是谁跑的多、谁要的多,向各个部门要、向发改委要,谁就可以跑步前进,就是这个局面,有时候就是从这发生的。所以,转移支付非常不科学,这个恐怕也需要下力气解决。所以我认为财政税收都必须在这方面下力气,要让收入真正受到的监督,非常遗憾的是这届想把预算法修改出来,而且修改的草案我觉得也不错,进步了不少,现在看来我们这一届是完不成了。为什么完不成呢?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我就不说了。财经新闻

  我对财税体制说两句,我这个话可能很多人不一定愿意听。财税体制第一条我是希望强中央、弱地方。为什么呢?因为中央的财政是转移到要发展的地方,中国31个省市,960万平方公里,地区发展差异十分大,如果没有足够的中央财力,科学发展、均衡发展就不可能实现。大家知道东西德合并以后,东德经济发展水平常落后的,但是现在东德发展很快,为什么?因为的中央财政占70%多将近80%,这么大的财力向东德转移,促进它的发展。尽管西德老百姓也有过意见,但是从全国来看是合理的,意见慢慢就少了。中国现在发展差异这么大,如果还要削弱中央财政,让富的地方财政更多、收入更多,那发展就常不平衡的。财政的第二个功能是社会保障,我们的个体之间收入差距很大,除了要规范收入制度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加强社会保障的问题,促进人们之间的公平。

  财经热点资讯

  北上广深津5城积分落户办法出台 上海看重高学历

  海西交易所被指涉及多起 母公司背景神秘

  “涉黑者”刘汉

  上市公司监管加码 公司治理有“禁区”

  建行将在雄安新区设分行 全力支持新区规划建设

  项俊波涉嫌违纪被查 有多少信号值得金融领域

  上市公司监管加码 公司治理有“禁区”

  山水水泥:在地方协助下将能收回济南的办公楼

  券商股在重要节点多有表现 把握潜在混改标的

  上汽堪称车市印钞机 净利320.09亿蝉联车企第一

  沪港两市27家上市银行年报中隐藏的秘密

  摩根大通发话了:楼市已接近顶峰!

  装载机突袭办公楼!山水水泥股权争斗上演全武行

  中国土豪买别墅

  网络主播行业捧红

  返回财经首页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