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_标签_网易财经

财经新闻 2019-09-21133未知admin

  乐伽爆雷 青年群体成最大者交了一年房租,才住6个月房东就来赶人。80后李,通过中介在南京市郊租到一套属于南京乐伽商业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乐伽”)的房子。乐伽停业后,房东天天来敲门。经过警方调解,双方各让一步,李一家可以住3个月后再搬走。

  号称在全国拥有5万间房源的乐伽公寓,因为一场“高进低出”的金融游戏倒在了迅猛扩张的上。8月7日晚间,乐伽公寓以一纸声明的形式,对外宣告公司因经营不善而停止运营,并称“目前已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客户欠款”。

  “一年的房租都是我借来的,我可能连老家都回不去了。”从新疆阿克苏到浙江杭州打工的小彭,租下了杭州一处乐伽公寓。不想,付清3.77万元的年租金,才刚刚住了一个月,他就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被乐伽公寓的租客远不止小彭一人。

  刘先生和乐伽公寓之间签订的合同显示:每月租金为2250元,但这套房屋,乐伽公寓每月却向房东支付租金2600元,高价收房、低价出租,这正是乐伽公寓在公告中所说的“高进低出”经营模式。对于房东来说,乐伽也开出了更加优惠的“空置期”条件。

  “乐伽公寓宣布停止运营,我们的钱要不回来了。”8月7日晚上,不少人正在享受“七夕”的甜蜜之时,乐伽公寓群里的一则公告如同一声闷雷打响,让无数乐伽房东和租客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当晚9点05分,乐伽公寓总部——南京乐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发出公告称,近期因公司经营不善,无力再履行合同;尽管乐伽方面已尽最大努力,通过多种途径积极自救,但均未见效;目前乐伽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无法客户欠款。

  现场。 钱江晚报 图“乐伽公寓宣布停止运营,我们的钱要不回来了。

  乐伽公寓房间 乐伽公寓官网 图8月7日晚间,长租公寓运营品牌——乐伽公寓通过其微信号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经营不善,无力履行合同,公司宣布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客户欠款。

  距离公开称“公司依旧正常开展业务”仅过去18天,租住乐伽公寓的租客及房东再次迎来的消息是“确认公司已停止经营”。8月7日晚间,长租公寓运营品牌“乐伽公寓”通过其微信号发布公告称,确认公司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客户欠款。

  风口上频频踩雷 长租公寓怎么了“别让乐伽公寓跑了!”这是最近南京、成都、合肥、杭州等地的一些房东和租客的共同。从业主手中收购房源,再向租客转租出去。长租公寓的模式虽然简单,但这几年俨然已成为创业风口。与其他正规、成熟的长租公寓不同的是,乐伽公寓在近三年的生长中,出现了“高收低租”、利用时间差形成资金池等现象,最终导致经营困难,让租客的钱打了水漂,房东也到租金。

  8月5日,澎湃新闻从杭州市萧山区获悉,今年6月下旬至今,因落实消防责任不力,整改消防隐患,当地先后有32名房东被警方依法行政。警方介绍,如房东葛某某,为增加收入把房屋隔成了11个房间。今年7月16日,萧山新塘基础中队在消防整治攻坚行动中,对葛某某的出租房屋进行了监督检查,发现她的房屋存在诸多消防安全隐患,比如灭火器过期、电线未穿管、堆放杂物堵塞通道等,还有租客在过道上用煤气烧火做饭。

  乐伽公寓疑现经营危机:成都分公司人去楼空 房东租客傻了眼7月25日,乐咖公寓成都分公司已人去楼空。租客和乐咖签署的合同。7月来,不断有杭州、西安等地网友爆料,房产中介乐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乐伽”)爆出信任危机:租客交了租金,房东却到租金,众多租客被下了逐客令。

  出事至今,乐伽公寓创始人姜千与其核心团队从未露面。乐伽公寓合肥、西安等地近日拖欠房东租金事件已引发相关部门关注。7月17日下午,南京市房管局召集了市内几家长租公寓品牌商侧面了解乐伽公寓情况。7月17日,乐伽公寓位于南京建邺区艺树家工场19楼的总部办公室内,前台、休息室、走廊、会议室等公共区域已经聚集了不少来自南京、苏州、西安、合肥等多个城市的房东、租客。这样的“挤兑”情形自上周在合肥、西安等地的乐伽办公地点已陆续出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博在一场激烈多角博弈中,“万村计划”遭受来自现实多方的狙击,尔后节节失利。继万科正在与已签约城中村房东洽谈违约赔偿事宜的消息传出后,万科长租公寓总经理薛峰也选择了离职。深圳万科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万村计划”在推进过程中确实遇到一些实际困难,由于综合推进过程中的客观情况,万科拟对现有房源结构进行部分调整和优化,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这已经是万科第二次坦承“万村计划”的困难。

  租房市场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大的变革。一方面,7月7日,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向全市房地产经纪机构、住房租赁企业及相关从业人员发出书,不垄断房源、不哄抬租金、规范租金贷、抵制群租、依法进行租赁备案等。自如、相寓、蛋壳公寓、链家、我爱我家等租赁服务企业和中介机构龙头企业现场承诺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不垄断房源,不哄抬租金;不打隔断出租,不按床位变相分割出租;严格按要求规范“租金贷”等金融产品使用等。

  如今,租房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租住对他们的生活幸福感有着重要影响。然而,在租房过程,他们了一系列问题:房源信息不实、租房差、与合租者产生矛盾、被中介……租房的年轻人最容易哪些问题。

  近期,浙江省消保委根据前期消费体验结果,对自如、蛋壳公寓、爱上租等存在问题的长租公寓平台进行约谈,要求相关企业就体验发现的问题,说明情况并提出整改举措。浙江省消保委联合全省11个市级消保委,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期间,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租房贷消费调查,并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进行暗访式消费体验。结果发现各租房平台存在“通过差异化的优惠支付条件,租客采用贷款分期方式支付房租”“隐瞒分期服务现象,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租房贷”“室内空气质量不符合国家标准,甲醛、TVOC超过国家限定值”“分期贷款服务宣传告知不明确,消费者不知道租房贷提供方”“无法及时满足消费者看房需求,服务质量有待提升”等五大问题。

  若不是房东登门收房,租住在“国安家”公寓的张雅静(化名)不会知道,“国安家”已经开始拖欠房东的租金,而为了止损,房东只能让她们尽快搬走。遭到“”的“国安家”租客并非张雅静一人,但理由也多为“国安家”未按时向房东支付租金。

  农民房间狭窄的过道里,赵姐飞快地蹬着缝纫机,不时抬眼扫望,寻找前来找房的租客。赵姐几乎代理了平山村口所有还没被收购的农民房,随着毕业季即将来临,赵姐每天带看量逐渐增多,随着带看一起增加的,还有片区的租金和她的成交佣金。

  随着毕业季和换租期的到来,租赁市场正在逐步进入传统旺季。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线城市房价“最友好”的广州,在房租上排名也是垫底。虽然此前有机构数据显示,广州的租金在2018年同比有所降低,但据当地机构监测数据,广州2018年住宅租金水平依旧呈现上升趋势,只是幅度有所减缓。

  北四环外望京新城,堪称“望京第一盘”,也是租房市场上多年热度不退的小区。但对麦田房产经纪人小赵来说,最近“望京第一盘”有点冷:伴随着近来租房成交量下降,多套房源的房东报价也明显下降,“以最受关注的两居室为例,平均下降了500元。

  涨:家

  平:家

  跌:家

  涨:家

  平:家

  跌:家

  涨:家

  平:家

  跌:家

  今开:

  最高:

  最低:

  今开:

  最高:

  最低:

  持仓:

  最高:

  最低:

  持仓:

  卖量:

  买量:

  持仓:

  卖量:

  买量:

  今开:

  最高:

  最低:

  今开:

  最高:

  最低:

  今开:

  最高:

  最低:

  平:家

  跌:家

  平:家

  跌:家

  平:家

  跌:家

  最低:

  卖出:

  买入:

  最低:

  卖出:

  买入:

  最低:

  卖出:

  买入:

  主编信箱

  热线

  财经站点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一叶孤舟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